通知公告:

“匠心”筑梦夺“鲁班”——广州太古汇项目鲁班奖创优纪实

作者:李梨 来源:公司机关 发布时间:2016-05-09 浏览量:5878

引言:今天,我们说“匠心”,与个人而言,它是一份情怀、一种信念、一种态度。其实在几年前,广州太古汇项目何尝不是以“匠心”来完成对“鲁班梦”的追寻,对这个团队而言,“匠心”是他们戴着“镣铐跳舞”的倔强,是他们宁用“笨办法”的潜心匠造。



太古汇实景图


临空鸟瞰太古汇,万丈光芒下,她似一架熠熠生辉的钢琴。180家国际一线知名品牌入驻其中,这里是中国南方国际化大都市流行风向标;各地美食积聚这里,这里是现实版的美食APP;独具匠心的商场L3花园犹如一片城中绿洲,这里是繁华都市中的一片诗意栖居。白天,车水马龙,她繁花似锦;深夜,尘嚣拂去,火树银花下她自有一种“伊在灯火阑珊处”的宁静美。写字楼中人去灯灭,褪去 “华服”后,太古汇流淌着似水的平常。就是这座流光溢彩的广州地标,2014年,获得了国家建筑最高奖——鲁班奖。在它的背后,有着怎样“匠心”追梦故事?

巧匠犯难  “镣铐”加身

太古汇项目有太多的难忘镌刻在人们的记忆中,“广州第一坑”就是其中之一。

镜头推回到2009年,即便太古汇项目深基坑施工已过去好几年了,广州一些同行说起太古汇,还津津乐道于它是“广州第一坑”。太古汇基坑东西长约300m,南北长约160m,平均深度22.5m,反压土总方量29万方,基坑之深、之大,当时号称“广州第一坑”。“第一坑”之所以令人难忘,更在于它身上还戴着“镣铐”。

——紧邻基坑东侧是广州地铁3号线,西侧是小学,其他两边是商业区、居民区,周边建筑、公共设施太过紧靠,基坑不能正常从边缘开挖,需要从中心开始施工,难度加大;

——地处繁华地带,按市建委规定,晚上8时以后土方才能外运,而晚上施工容易扰民;

——泥头车土方外运文明施工零容忍,不能有余泥污染路面;

——只能晚上外运土方,允许运土时间有限,工期却不能耽误。

时至今日,广州佳兆业项目经理郑涛深夜忙完工作路过太古汇时,习惯性会在那里停留会儿,想起四年前“广州第一坑”里的“千人会战”,想起太古汇开创的多个“首例”,这个从太古汇项目一步步成长起来的“80后”,沉稳脸上,嘴角不免微微扬起,一种自豪感充满全身。


千人会战深基坑


倔“匠”较劲   戴着镣铐跳舞

“广州第一坑”,听来令人自豪,其实对施工方来说却是苦差事,因为不仅要向下“探乾坤”,更要戴着身上的“镣铐”跳舞。身上绑着“镣铐”,反而激发了他们的倔劲。也正是这份倔强与较劲,完美诠释他们对技艺的追求。

中心开挖需要不一样的技术方案,技术部的小伙子在总工指导下连赶三个通宵,拿出中心岛法施工方案,并通过专家审核实施。为保证基坑支撑体系稳固,技术部研究了所有支护技术,并全部应用到施工中,首次将钢筋混凝土内支撑、中心岛钢支撑、预应力锚索、半逆作结构、地下连续墙和加土钉反压土5种支护形式应用于同一个基坑,并结合工期要求及周边环境,对支护形式进行优化组合,加快了施工速度,降低了工程成本。为保证最快、最好出土,项目多次论证,设计出利用钢栈桥与西侧道路结合出土的方案,建造出80多米长的钢栈桥,同时充分利用西侧道路,将基坑南面及北面的部分反压土出完,将剩余土方量减到最少,大大减小出土压力,最大限度加快反压土的出土。为保证不污染道路,项目设置洗车槽,让泥头车洗洗再出门。为减少扰民,项目建立消音墙,减少对周边居民的噪音影响;给周边居民、办公室派发谅解单,说明施工原因、时间、特点,请求他们谅解。项目的工作得到认可,广州市副市长苏泽群到项目检查工作,对项目的文明施工表示惊叹,“做的真好!”

潜心匠造   宁用“笨”办法

“匠”为极致的技艺,“心”乃为“用心”。用心做好一件事,不计成本用“笨”办法。在太古汇项目,他们为了追求细节上的完美,还真是用上了“笨”办法。

“那时我们的工地用了‘吸尘器’,你信吗?”在猎德C项目地下办公室,原太古汇项目安全总监李恩广的一句话引起了笔者极大的兴趣。在每次基础底板混凝土浇筑,每次大面积的柱梁混凝土浇筑施工中,项目部作业班组都配置了一台大功率的吸尘器,每到钢筋绑扎、制模作业完成后,他们就会小心翼翼地进行仔细检查,用吸尘器将绑扎钢筋时留下来的铅铁丝、木屑木块等垃圾、杂物统统“驱逐出境”,垃圾若不及时清除的话,工程质量就得不到保证;同样在大面积地坪施工时,项目部在采用分仓作业、铺设钢丝网、膨胀螺栓固定等方法的同时,用吸尘器将散落的垃圾、灰尘“一扫而光”,为保证浇捣混凝土时“一尘不染”,他们还用高压水枪对模板进行一番冲洗,从而保证基层不留一点杂质,使得地坪混凝土施工有了牢固的依靠,彻底“治好”了地坪起壳、开裂的质量通病,为楼地面分部工程质量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这样的例子在太古汇项目绝不仅此一例。那里至今还流传着太古汇“十版图纸”的故事,曾经的技术部叠起的图纸可至天花板,版本号最多的到了第十版,设计变更有500份,而一般项目可能就只有几十份。

采访接近结束时,笔者问郑涛,“太古汇于你而言,意味着什么?”窗外,漫天霞光给太古汇无柱式玻璃外墙镀上道道金光,鳞次栉比的城市建筑群落中,她显得越发遗世独立。“很多青年人从那里成长起来,它是我们用心做好一件事的见证吧。”其实,不管是 “鲁班奖”,还是“匠心”,讲的是“用心”的故事,巨变时代,市场瞬息万变,唯一不变的是我们那颗对建筑臻品、品牌创作的专心、专注、极致的赤子之心。

返回顶部